<li id="yguoo"><acronym id="yguoo"></acronym></li>

  • <dd id="yguoo"></dd>

    <rp id="yguoo"><acronym id="yguoo"><input id="yguoo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    <rp id="yguoo"></rp>
    <em id="yguoo"></em>
    1. 表弟的大捷豹_无忧换房旅游俱乐部

      秦梅笑着点了点头:“成,那小荷你和小松自己玩着,可不准偷偷跑了,晚上还得喝酒呢。”

       

      虽然王松很不想再看到罗成和郑佳俩,不过梅姐都这样说了,他还能咋样,只得点头答应。

       

      在成华村里,每有结婚或者请客吃饭的时候,那些条件比较好的家庭都会专程去城里租机麻桌回来,让吃了中饭的客人们下午能打麻将消遣打发时间,同时也给做事儿请客的人家里长面儿。

       

      打牌的大多都是男人,女人们则在里间屋子里嗑瓜子儿聊天,王松没打牌,自然也待在屋里听嫂子和女人们聊家常。

       

      林柔也在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刚那事儿让她怕了王松,坐的地方离王松远远的,看也不敢看他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却时不时地朝着林柔那边看去,心下荡漾,柔柔嫂子那鼓鼓的地儿,摸起来可还真是舒坦,要是以后还有机会老子非得再摸摸不成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他心里正想着这些事儿,忽然一抬头,瞥见了屋外走过了一个熟悉的身影,是郑佳!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我可以触碰你的深处吗开车作文;嗯啊 哈 嗯哈

      这婆娘鬼鬼祟祟盯了一眼正和男人们一起打麻将的秦梅,竟然转身从厨房边的楼道间溜上了天台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看着郑佳离开,王松不由心下一动,这婆娘不会又跟罗成干事儿去了吧……

      秦梅她们家的天台上可没住人,唯一的房间也用来装些杂物和挂香肠腊肉啥的,这郑佳鬼鬼祟祟上楼去,准没好事儿!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心下一动,抬眼看了看外面坝上,果然也不见罗成的身影。

       

      你爷爷的,这对狗男女,难不成真又去天台上干那啥了?

       

      想及于此,他轻声和嫂子说了句:“我去撒泡尿。”便从里屋走了出来,四下看看没人注意,也是跟着郑佳偷偷溜上了天台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上了天台,却不见了郑佳的身影,王松四下看了看,只见不远处那间杂货室内房门开着,里间隐隐传来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       

      他嘴角微微勾起,脸上露出了一抹冷笑,他娘的,郑佳这骚娘们儿铁定就在屋里!

       

      这郑佳在村里的名声一直都不咋好,她以前结过婚,可是婚后没几年,她老公就跟外面的野女人跑了,所以这些年来,时不时就传出郑佳跟谁谁睡过觉之类的流言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此刻也不知道郑佳是不是在私会罗成干之前没干完的事儿,又或者……她在私会别的男人?

       

      王松的心下好奇,蹑手蹑脚走了过去,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,就打算探头往屋子里看去。

       

      可才刚刚走到房门口,那屋里的郑佳居然一下子走了出来,俩人顿时撞了个正着。

       

      郑佳被吓了一大跳,小嘴微张,口里不由得发出一声娇呼:“啊!”身子也是向后晃了晃,险些没摔着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本是低着身子,偷偷探头进屋去的,这一下相撞,竟是几乎贴在了郑佳身前胸口上,一时间,只看见一片白净的丰盈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他张了张嘴,几乎要喷出鼻血来了,隐隐似乎能够看见郑佳里间所穿着是一件粉色的小衣……

       

      要是能扯开这件小衣,把自己的手掌覆盖上去,那滋味儿……也不知道多舒坦……

       

      郑佳是偷偷摸摸上了天台来,她要做的事儿本就见不得人,此刻却又撞见王松,险些被吓了个半死,但是这一分惊吓来的也快,去的也快。

       

      转过头来,她见王松的脑袋几乎要凑到自己衣领里头去了,那眼睛瞪得跟铜铃儿似的,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那地儿看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秀眉一挑,郑佳便是狠狠一巴掌朝着王松的脸上扇了过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“啪!”清脆响亮的一耳光,王松愣住了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他缓缓抬起头来,面前的郑佳一张俏脸上满是厌恶和愤怒:“你看啥看,瞧你那穷酸色鬼样,滚开!”

       

      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,听到郑佳这一番话,王松的心头顿时泛起了一阵愤怒,他咬住了牙齿,手掌渐渐捏紧。

       

      那郑佳却还没有意识到王松的愤怒,见他还敢瞪自己,一时间俏脸上却更多出了几分不屑:“你看啥呢!一辈子打光棍的东西,给我让开!”

       

      这下子,王松再也忍不住了,看着郑佳脸上所带的那一份不屑,心里头就像是打翻了五味杂坛,酸楚,自卑,愤怒,在这一刻完全爆发了出来。

       

      你爷爷的,这郑佳又算啥东西?被罗成折腾的烂货而已,她凭啥瞧不起自己!

       

      王松走上前一步,猛地喝道:“老子打光棍?老子今天就要把你这烂货给折腾了!”。

       

      话声落下,他一下子进了屋来,挡住了郑佳的出路,另一只手则一把拉过房门,“砰!”地一声将门关上了……

      王松高声嚷着进了屋里来。

       

      那刚刚脸上还满是嚣张不屑的郑佳此时却渐渐慌了,诱人的白净脸上露出了几分胆怯。

       

      她的身子一点点向屋子里退去,美目里神色闪躲,吞了口唾沫道:“你……你想要干啥,你……你再不开门,我就……我就叫人了!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沉着脸:“叫人?”他眼神冷冷扫向了郑佳,只见她上身穿着一件低领的白色薄款羊毛衫,下面则是一条黑色的牛仔包臀短裙,配上黑色的丝质长袜和长筒靴,将那修长双腿和诱人身材完全展露了出来。

       

      不得不说,郑佳确实很漂亮,如果不论人品的话,就算她年龄比王松还要大上好几岁,但要真娶了她做老婆,只怕王松做梦都会笑醒吧。

       

      见到王松在打量着自己,郑佳的心头也是不由生出了一阵恐慌,难不成,这小子想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她再次向后退了一步,这一次,她的脸上再没有丝毫的嚣张,全都被恐惧和慌乱占据:“你……你到底想干啥,我……我可真叫人了!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却没有丝毫的担忧,只是盯着郑佳撇了撇嘴,冷笑道:“郑佳姐,你真以为我不知道是么?我堂姐的那条金项链,在你身上对吧。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的眼睛骤然瞪大,一双手不由自主地就朝着短裙屁股口袋的位置捂去,身子更是一直退到了后面的墙根处,结结巴巴地说:“你……你胡说八道啥,那……那条项链分明就是被你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“被我拿了?哼!郑佳姐,你和罗成那狗东西都干了些啥事儿我可都看见了!你们知道被我发现了,所以就想把金项链丢了的事儿栽赃到我身上是不是?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脸色冷冷,一步一步朝着郑佳走近了去。

       

      郑佳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,她没想到自己设下的圈套,居然全都被王松给看穿了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但是她却还是咬着嘴唇狡辩道:“我……我没有,你别瞎说。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脸色一沉,一下子冲了上去,双手飞快朝着郑佳的屁股上探了过去:“没有?我现在就要搜你的身,项链肯定在你身上!”

       

      话声落下,王松的双手顿时便按在了郑佳那诱人的腚子上面,这一按,只感觉弹力十足。

       

      他脑子里仿佛又浮现出了之前在里屋婚房里看见的那一幕,郑佳那完全不着一缕的动人身子以及那白净如同玉石一般的……

       

      要是能把她就这么按在这里,从背后倒腾了,那感觉也不知道多舒坦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刚刚经过了林柔那一出,此刻又碰到了郑佳的腚子,王松的心里是愈加发热了起来。

       

      这天台上可不会有人来,要是自己……真在这儿把郑佳给折腾了,谁晓得?

       

      他将手一把揣进了郑佳那套裙的兜里,果然从中摸到了一条金项链。

       

      不过王松却并不将项链拿出来,反而是飞快拽住了郑佳那一双白净的手,似笑非笑地说:“郑佳姐,你兜里还真有东西啊?要不然,郑佳姐你把人都叫过来,咱们当面对质咋样,现在人赃俱获,我看梅姐是信你还是信我!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这下终于是慌了,这条金项链可价值一两万,别说是在村里了,就算是在城里那也是一笔不少的钱了。

       

      要是真坐实了她偷项链的事儿,只怕会闹腾到城里的派出所去呢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她那双美目之中闪过了一抹慌乱,白净脸上竟反而是堆起了一抹勉强的笑容:“王松,别……这事儿……你,你别跟其他人说,你要啥我都依你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看着郑佳白净诱人的小脸,王松嘿嘿一笑:“当真干啥都成?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秀眉微蹙,却终究是点了点头……

      王松嘿嘿一笑,看着近在咫尺的郑佳那娇媚的小脸,心头不由微微一动,你爷爷的,干啥都成?

       

      他可没一点客气,抬起一只手便向着郑佳上头那鼓鼓的地儿探了去。

       

      这一下可把郑佳给吓坏了,她连忙向后退出一步,背后已经紧紧靠在了墙上,一双美目一下子瞪大:“你……你这是干啥?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笑了笑道:“你说我要干啥?你刚刚不是都说了,啥都依我?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一咬嘴唇,摇了摇头:“我……不,我说的是别的事儿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摊开手,摇头说:“那可不成,我反正就想干这事儿,不然我现在就叫人过来!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的脸色一阵发青,但是想想那条金项链还在自己兜里,一旦王松现在闹腾起来,叫了人来,那可就真坏了!

       

      郑佳心下也是无奈,但是想想,不过就是摸一下而已,总比被人发现是自己偷了金项链的好。

       

      她索性把心一横,闭上了动人的眸子,咬了咬牙说:“你别叫人来,我,我给你摸就是了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嘿嘿一笑,再不犹豫,一探手,隔着她那低领的毛衣就摸了起来。

       

      一边他还抬起头来看了看郑佳,见她一双诱人眸子紧紧的闭上,那小脸上更是带着几分复杂的表情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心下暗爽,你爷爷的,这娘们儿刚刚还给了老子一耳光,今天非得找回本来,想及于此,他一只手扯开了郑佳的衣服,另一只手一下子就伸到了里头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“啊……你……哼……”郑佳失声惊呼,但是王松的手却已经伸进了里头,没有了阻隔,那份感觉更加真切,也更加舒坦。

       

      郑佳似乎想要阻止,但是那地儿被王松给擒住之后,她的身子也是一阵发软了起来,只是轻轻张开嘴巴,几乎是用哼的声音说:“你别……要是待会儿……待会儿有人来了,那可就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不等郑佳多说,王松的另一只手已经继续从下面……探索了去,从未尝过女人滋味儿的他,此刻早已经有些按捺不住,都几乎已经完全反应了过来,狠狠地顶着呢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的手掌顺着丝质长袜向上,突破那裙子,渐渐伸入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揪着一下子,只感觉一片温热,隐隐还有着一些不可名状的东西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了起来,收回手来,拿到了郑佳面前道:“你这是啥东西啊?咋吓得都尿裤子了?”

       

      听见这话,郑佳不由脸一红,轻啐一口:“没成过事儿的东西,不知道就别胡说,你摸够了没,快放开我!”

       

      本来王松摸也摸了,抱也抱了,倒也打算真就放了郑佳离开,可一听见她这话,王松心下又来了气。

       

      老子没干过那事儿咋了?今天不就有这个机会?老子非得把事儿给办了不成!

       

      他脸色一沉,伸手一把就扯住了郑佳那黑色的套裙嚷:“我今天就要跟你在这儿成事儿!”说着身子一挺,就朝着郑佳的肚皮顶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郑佳是过来人,哪里不知道王松想要干啥,感受着那一股炽热在自己肚皮上蹦跶,她的心里竟也是莫名发痒了起来。

       

      但她却没有被这种渴望冲昏了脑袋,这里可是秦梅屋子的天台!现在底下还有那么多客人呢,万一谁要是上来了,那可就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她伸手推着王松的身子,细白的牙齿咬住嘴唇道:“你别胡来,咋能在这里呢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却不管,嘴里哼哼道:“那可不成,你要是不肯,我现在就把人都闹腾了过来!”

       

      一边说着,王松一把解开了束缚,光洁溜溜地直接就顶到了郑佳的白净肚皮上……

      似乎没想到王松居然连裤子都扒拉了,郑佳也是不由身子一颤,低下了头来。

       

      她的一双美目都是渐渐瞪大了起来,这……这玩意儿咋……咋这么大呢?

       

      要知道郑佳以前碰到过的那些男人,无论是他以前的老公,还是刚刚的罗成,他们的家伙可还及不上王松的一半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更何况,王松年轻气盛,那温度更是热腾地跟一团火似的,直顶的郑佳感觉自己肚皮都快要烧起来了一样……

       

      要是这种玩意儿,倒腾自己,岂不是要把整个身子都烧穿了不成,那滋味儿……也不知道多舒坦……

       

      郑佳诱人脸上竟然渐渐露出了一抹渴求之色,她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王松的那地儿,吞了口唾沫:“王……王松,你,你真的从来没有和女人干过事儿?”

       

      听到这话,王松也是停止了没有意义的动作,低头看了郑佳一眼,见她一双美目竟然紧紧地盯着自己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一时间,他的心里不由暗暗一喜,难不成这骚娘们儿对自己动了心不成?

       

      他故意动了动身子,好让郑佳看得更清楚,嘴里也是笑着说:“那可不,从来都没干过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“难……难怪你这……这么有精神。”郑佳一抬头,视线和王松相撞,她的心跳不由加快,连忙转过了头去。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凑近了去,嗅着郑佳身上的味儿,坏笑道:“咋了,郑佳姐,你现在想和我折腾了么?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的脸蛋更红,摇了摇头说:“鬼才想和你折腾呢!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也不生气,嘿嘿笑着说:“那可不,刚刚罗成不也说了么,鬼才把项链偷走了呢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心知王松是在拿罗成的话挤兑自己,不过她却也无可奈何,项链确实是她偷的,不过这事儿她也是偷偷瞒着罗成干的。

       

      那罗成一毛不拔,要不是看他因为结婚买了一条项链,郑佳哪里会和他干事儿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她低下头来,看了王松一眼,红着脸小声说:“那我要是……要是和你干了事儿,你,你还会不会把项链的事儿说出去?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嘴角一勾,心头不由大喜,他娘的,郑佳这娘们儿还真愿意和自己折腾!

       

      再看看她那诱人的腚子和纤细的腰,闻着她身上那阵阵的诱人芬芳,王松只觉自己涨得都快爆炸了一般,伸手一把揽过郑佳的身子,轻声说道:“只要你答应,我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,说到这里,他又是顿了顿,心头竟是生出了一丝愧疚,梅姐那里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但是他转念一想,这项链其实压根儿就不是梅姐自己的,是那罗成献殷勤买给梅姐的,那货诬陷老子,让郑佳拿了去倒更好一些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想及于此,王松也不再犹豫,你爷爷的,罗成抢了自己的梅姐,老子还替他把项链找回去?傻不傻。

       

      所以他点头继续说:“这事儿我就不说出去!”一边说着,他的手也是缓缓挪向了郑佳的那张嘴巴去……

      可谁知道,王松的手才刚刚伸到一半,那郑佳却一下子把他的手给拍开了。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心下着急,你爷爷的?难不成这婆娘现在又要变卦了不成?逗自己玩儿呢?想到这里,他的脸色都变得难看了起来。

       

      正要说话,郑佳忽然“噗哧!”一声笑了出来。

       

      王松皱了皱眉:“你,你笑啥呢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看着王松那不开心的模样,郑佳反而笑的更欢了一些,她低头瞧了眼王松露出来的地儿,摇头说:“你看你这样子,羞不羞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她嘴上虽然这么说,一双娇柔的小手却缓缓凑了上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的身子猛地一颤,险些就控制不住了……这是他第一次被女人碰到……

       

      那种前所未有的舒坦,让他一时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       

      就在他以为郑佳要开始下一步的时候,谁知郑佳居然又是抓着那玩意儿直接给塞回到了裤子里去了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愣了愣,满脸无奈:“郑佳姐,你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轻笑一声摇了摇头,眼中却没了之前的那种不屑和轻蔑,反而多了一种说不出来的意味:“你以前都没干过那种事儿,总不会真想就在这儿解决了吧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转身,扫了一眼四周,这天台上的杂物间又小又脏,四周有些地方还挂上了蜘蛛网呢,要是真在这儿折腾,万一掉个虫子下来啥的,可着实有些不舒坦。

       

      可,王松皱了皱眉:“现在还能去啥地方?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摇了摇头,伸手温柔地替王松把皮带给系上了,嘴角还噙着笑道:“谁说一定要现在了?等到晚上不成么?你待会儿天黑了就来我家……恩,记得走后门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说着她就转身走开了去,离开时,还伸手拍了拍王松那地儿一下,这一下,又是差点让王松缴了械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呆呆地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见到郑佳出了门去,他的心头也是不由觉得有些古怪,刚刚这是咋回事儿,说着说着咋就……说到晚上去郑佳家了呢?

       

      而且那项链……王松连忙快走几步,走到了杂物间的门口,看看那已经快要下楼去的郑佳,他忽然开口嚷道:“等等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回过头来,冲着王松一笑,动人的美目流光婉转:“咋了?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吞了口唾沫,本来已经到了喉头的话忽然又被他咽了下去,项链?梅姐?!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啊王松,梅姐都已经结婚了,你还想咋样,难不成你还真就这样一辈子打光棍不成?

       

      这一刻,他仿佛一下子想开了很多,看着那楼梯口的郑佳,他也是笑了笑说:“没事儿,郑佳姐,项链的事儿,罗成是不是不知道?”

       

      郑佳撇嘴一笑,横了眼王松:“他要是知道了,我会便宜你小子么?”说着转过身去,挥了挥手:“记得走后门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说着,她便晃着那丰硕诱人的腚子下了楼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看着郑佳那诱人的腚子轮廓,王松的心下一荡,你爷爷的,这郑佳可真是个妖精,也不知道她说的走后门到底是真的走后门,还是……那个走后门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为了不引人注意,等到郑佳离开一会儿之后,王松方才下了楼去,所幸没有人看见,他这才溜回了里屋,坐到了嫂子身旁。

       

      秦月荷见王松去了这么久,有些奇怪地问道:“小松,你干啥去的,咋这么久才回来?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的脑子里还想着郑佳那勾人的身子呢,随便说了句吃坏了肚子便敷衍了过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一直到晚间吃饭喝酒,王松都有些魂不守舍,一想想待会儿能去郑佳家干那事儿,他的心头就是一阵火热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好不容易挨到了吃完晚饭,王松见大多数客人都已经离开了,只有那些罗成和梅姐的朋友还留在她们家等着待会儿闹洞房,他也打算离开了。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对闹洞房这事儿可没兴趣,闹梅姐和别人的洞房,还不如自己去和郑佳洞房来的舒坦呢……

       

      所以他趁梅姐陪那群朋友,没时间搭理自己,跟嫂子打了声招呼,便出了门来。

       

      原本嫂子秦月荷也打算和王松一起回家的,但是这次秦梅结婚,来的客人太多,其中一部分还都是嫂子自己娘家那边的亲戚,她也不能就这么走了,不然可就失了礼数了。

       

      不过这倒也正合了王松的心意,免得还要把嫂子送回家去,此刻天色已经完全黑沉了下来,王松自然不再多耽搁,摸黑就朝着郑佳家赶了去……

      成华村没有多大,因为地方偏僻,虽然才晚上七八点,但是村里却已经很安静了,当然……除了秦梅的家里。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害怕被人瞧见,偷偷摸摸走到了郑佳家的后院,四下看看没有人之后,他方才伸手轻轻伸向了房门,这一推之下,却发现房门没锁。

       

      他心下暗喜,他娘的,郑佳姐还真是说话算话,看来今晚老子就能尝一尝女人的滋味儿了!

       

      想到这里,他满心欢喜,一把推开房门,进了屋里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可以看见,后院里屋是开着灯的,透过窗户隐隐还能看见里面有道人影,王松蹑手蹑脚走到窗户口,朝着里头看了一眼,这一看,不由眼睛都直了。

       

      娘咧,这郑佳……王松吞了口唾沫,一时间根本挪不开眼睛去了。

       

      只见屋子里的郑佳应该是刚洗完澡,头发都还是湿漉漉的,她身上只穿了一件黑色的吊带睡裙,那白的晃眼的肌肤在灯光下更显诱人,而且她这条吊带睡裙可着实短的有些离谱,她转过身时,几乎有半边腚子都露到了外面。

       

      王松一吞唾沫,心下暗道,他娘的,难不成……郑佳里头啥都没穿?

       

      他终于是忍不住了,哪里还管这是窗户还是门,伸手一攀窗台,翻身就爬了进去……

       

      郑佳听见王松翻窗时发出的响动,缓缓转过了身来,见到来的人果然是王松,她也是嘴角微勾,轻笑道:“你倒是来得早,我还以为要等到九点以后呢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王松嘿嘿一笑,闻着郑佳身上散发出来的香皂味道,再看看她那白净的腿,一时间哪里还按捺得住,连忙走过去一把就将郑佳的身子给紧紧搂住了。

       

      “郑佳姐,下午说的事儿,还算数吗?”王松一边说着,一边把一双手都朝着郑佳的睡裙里头塞去,在白净的肌肤上不断摸索着……

       

      郑佳扭了扭身子,横了王松一眼,手掌一探就擒住了他下面,娇笑道:“你进都进来了,还有啥不算数的……”

       

      话声落下,王松一下子就有了反应了……

       

      被郑佳的小手握着,那种滋味儿实在是难以用语言来形容,那白净的小手,轻柔的掌心,那滋味儿实在舒坦……

       

      他自己也不闲着,一张嘴巴不断在郑佳的身上亲来亲去,索取着那香甜的滋味儿。

       

      耳边听到郑佳因为被自己亲的发痒而格格娇笑,王松心下暗暗一喜,你爷爷的,打了二十几年光棍,现在可算是能尝尝女人的滋味儿了!

       

      想到这里,他那一双手,也是飞快朝着睡裙的下面探了去……这一探,竟是发现郑佳啥都没穿,光洁溜溜一片……

       

      可还不等他多感受几分那舒坦感觉,郑佳却忽然伸出手来,把王松的手给摁住了,她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,贴着王松的耳边轻声说:“去……去床上。”

      听见这话,王松哪里还会有丝毫犹豫,搂着郑佳就走到了床边,看着郑佳那香喷喷诱人的身子,他心里的邪火一下子蹭蹭到了顶点……

       

      王松一翻身就爬到了郑佳的身上去,一把扒拉下了裤子,动作生疏却激动地发颤。

       

      他吞了口唾沫说:“我来了……”

      >>>>完整章节全文在线 阅读  <<<<

      相关文章

      亚洲女同av一区二区三区四区

      <li id="yguoo"><acronym id="yguoo"></acronym></li>

    2. <dd id="yguoo"></dd>

      <rp id="yguoo"><acronym id="yguoo"><input id="yguoo"></input></acronym></rp>
      <rp id="yguoo"></rp>
      <em id="yguoo"></em>